同曦清洗功臣?霍楠:他被操纵 宋建骅:球队出尔反尔

2020-09-23 16:41:51 来源: 扬子晚报

近日,CBA再次出现伤员合同纠纷——奥尼尔视频库里录像队队长宋建骅和同曦俱乐部。9月21日,宋建骅通过社交媒体炮轰遭到同曦男篮清洗,并且在社交平台上与同曦俱乐部总经理NFL视频针锋相对,一时间引起外界的热议。

9月22日,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电话采访了霍楠和宋建骅,结果双方说法大相径庭。


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

汤敏

霍楠:宋建骅被操纵,纠纷是蓄意而为

对于这场纠纷,霍楠对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发布了自己的看法:“宋建骅说我们根本没有拿出正式合同,那是因为双方必须要能在薪金上达成一致才会进入正式签合同的程序。我先口头上询问宋建骅能否接受180万的税后合同,他明确表示了拒绝。经过俱乐部协商,我们又把合同提高到税后200万,他依然不同意。”霍楠认为:“税后200万的合同如果折合成税前应该达到了350万左右,同曦对待宋建骅这样的功勋球员还是诚意满满的。不过他坚持要税后300万的合同,双方自然谈不拢。”

在霍楠看来,宋建骅早就想好了要走,也早联系好了下家,所以才会拒绝俱乐部提供的税后200万的合同。“宋建骅人不错,但他这次肯定是被其他人或者其他俱乐部操纵了。背后肯定有人在给他出谋划策,让他用网络爆料的方式给俱乐部施压,让大家觉得同曦俱乐部对待老臣无情无义。最终他可以和下家签署一份大小合同,最低限度减少付给同曦俱乐部的培养费。”霍楠所说的“大小合同”意指俱乐部和球员签署两份合同,一份是明面上的,一份则是私下里的。两份合同会在薪金待遇方面差异很大,这样做的好处是为俱乐部节约了薪资空间(联盟规定CBA各队初始工资帽上限为4800万元),也可以减少付给老东家的培养费。

那么为何宋建骅跟新俱乐部签订了“小合同”就可以减少付给同曦的培养费呢?根据CBA公司的规定,培养费是指俱乐部与国内球员合同到期后,新俱乐部向原俱乐部支付的补偿。原俱乐部如果收取要根据CBA联盟的规定来执行。34周岁以下的国内球员每次合同期满,新签约俱乐部需向原俱乐部支付培养费,培养费收取金额最高为该球员与新俱乐部合同中一年的平均基本工资。实际收取费用可以商定达成协议。简言之就是,如果宋建骅下面找到了接收的俱乐部并签订了合同,那么他应该付给同曦的培养费就跟他新合同的平均一年年薪大体相当。

“我们可以拭目以待,如果宋建骅下面只和新俱乐部签了一份30万年薪的合同,那么就可以看出他是蓄谋已久,刻意压低付给俱乐部的培养费。因为没有人会放弃200万的合同不要,转而去接受30万的。这只能说明他跟新俱乐部有一些私下交易,这件事孰是孰非也能可以看得出了。”霍楠如此对记者表示。霍楠认为同曦方面之所以生气就是因为感觉被自己亲手培养的功勋球员这样对待,“如果宋建骅真有下家,那么可以由他们出面来跟我们谈。双方俱乐部如果谈得好,我们不要培养费也是有可能的。不过像现在这样让球员跟俱乐部闹,实在让人心寒。”

刚刚出任同曦总经理不久,霍楠就被卷入了这场合同纠纷,他表示自己也不想,因为处理不好他也可能丢掉这份工作。霍楠同时表示自己也是篮球职业运动员出身,对宋建骅的一些苦衷很理解,希望最终双方能够圆满解决这次纠纷。

宋建骅:从未有任何下家,同曦出尔反尔

对于霍楠所说的拒绝200万税后年薪且一心要走人,还在养伤的宋建骅认为根本就是颠倒黑白。

宋建骅向记者还原了这起合同纠纷的经过。他说:“8月23日,霍楠跟我提出签订新合同,税后年薪180万。他表示会尽量帮我在老板那边再争取一下,能到200万税后最好。同时表示我也可以跟其他俱乐部联系联系,如果有俱乐部出更优厚的待遇,我也可以去。他当时跟我讲,我如果离队,同曦不会收取培养费。我当时还特意跟他确认了一下,同曦不会要培养费?他再次明确表示是的。”宋建骅表示,他回去跟家人商量了一下,觉得200万税后的待遇也不错,“而且我一直在南京生活,家庭在这里,要背井离乡去外地打球,很不方便。”宋建骅如是说。

不过事情很快有了变化。“隔了一天,也就一天的时间,我跟郭一飞一起去找霍楠签新合同。结果霍楠突然跟我说,球队最近签了不少人,薪资空间有限,只能给我80万的税后合同。从200万一下变成80万,我当时就有点懵。霍楠让我回去考虑考虑能不能接受,同时他再次强调,如果有合适的去处,同曦不要培养费。”宋建骅说道。为了证明自己并非造谣,他说在场的郭一飞能作证。

宋建骅说道:“我这人比较闷,十多年一直都在同曦打球,其他队的高层从来没接触过,你说一时叫我找其他队联系能找谁?何况现在父亲以及老婆的外婆都有重病,我也要养家。不签新合同,我就要失业。而且我现在还在养伤,一时半会也不能上场打球,谁会要我?”想到诸多难处,宋建骅经过半个月左右的挣扎,决心接受同曦开出的80万税后合同。

谁想事情又变了。“9月13日的时候,霍楠告诉我,俱乐部上报的球员名额已经满了,新赛季不能给我报名。换句话说就是80万的合同也不能提供了,我下岗了。”宋建骅这样告诉记者。“其实据我了解,名额并没有全满,还有几个人合同还没签完。但同曦就是这样告诉我,我彻底懵了。”

“既然俱乐部彻底不想要我了,我也想过去联系其他球队,但同曦又突然告诉我,要交至少150万的培养费。”宋建骅表示。“明明说好了不要培养费,现在突然变卦了。我有伤在身,再加上培养费,肯定没人愿意要我了。于是我提出能否减少点培养费,比如减少到80万以下,实在不行我拿出薪水给新俱乐部补贴一点。”宋建骅之所以肯自掏腰包,确实也有顾虑,他说:“我明年1月就年满30了,如果一年不能打比赛,职业生涯几乎就要废了。所以我为了最后几年的职业生涯,哪怕吃亏也要争取能在其他队打上球,不过俱乐部对于150万的培养费一直不松口。”

给记者详解完这场合同纠纷的始末后,宋建骅也回应了霍楠提出的“被操纵说”,宋建骅表示:“我要早就有下家,现在也不至于犯难到这种情况。如果同曦真能给我提供税后200万的年薪,我岂能不接受?又有哪个队能提供给我比这还大的合同?我没进过国家队,名气不大,还在养伤,其他队能看中我什么价值?”

宋建骅表示霍楠提出的假设实际上是玩弄了逻辑,“以我现在的情况,即使有队要,超过百万的可能性很小,肯定不可能比所谓的200万税后合同高,那么这是不是就说明我早有预谋,早就跟其他队联系好了合伙压低同曦培养费?”宋建骅如此表示。

编后语:

分别采访完同曦总经理霍楠和同曦队长宋建骅后,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也无法判定这场纠纷的是非曲直。可以肯定的是,这场纠纷的背后还有一些隐情,比如霍楠所说的宋建骅疫情期间率领球员因为减薪罢训,并声称握有确实证据。对此,宋建骅矢口否认,称为了减薪的事情几次找俱乐部商谈,结果领导避而不见,自己最终缺席训练也是因为膝伤和身上起了荨麻疹,这些也有证据可以证明。

双方是否在当初就埋下了结怨的种子?究竟是宋建骅拒绝了俱乐部的合同还是同曦出尔反尔根本就没有提供的意愿?这些是非曲直,本报会追踪报道。

本文来源:扬子晚报   责任编辑:马必乐_NS4800

球琛比分足球 英超直播 网络电视 SO米直播 新英体育高清直播 即时比分 球探比分手机 直播网 西甲直播 直播吧